• 省政府新聞辦批文·浙新辦[2008]17號

  • 龍灣區唯一具有新聞發布資質網站

  • 溫州市第一批文明網站

  • 溫州市網絡文化協會理事單位

  • 市級青年文明號參賽崗

微信 新浪微博 APP

您所在的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龍灣新聞網  ->  專題專欄  ->  人文龍灣 -> 正文

明代文化典范—永昌堡

2020年06月09日 10:10:11來源:龍灣新聞網

  區社科聯在舉辦永昌堡建堡460周年學術研討會上,圍繞“如何挖掘傳承古堡文化,推進文旅融合,打響永嘉場文化品牌”展開熱烈討論。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章方松提出,永昌堡是明代文化典范的觀點。區新聞中心副主任丁欣華提出要加快謀劃推出永昌堡十景的建議。據此,區詩詞楹聯學會會長王一平創作了詩詞《古堡十詠》。

  永昌堡建堡460周年,對于她的存在價值與意義,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課題。

  從整體上認識永昌堡的文化意義,首先必須充分認識到她是明代文化的綜合體。

  作為龍灣地標文化象征的永昌堡具有重要的文化意義。在龍灣這片土地上,最具有歷史象征意義的三大文化元素:張璁文化、永昌堡文化與湯和文化。張璁是明代的歷史文化人物,研究明代歷史繞不過“大禮議”中的核心人物張璁,湯和文化代表著中國明代抗倭文化。具有實體性的文化遺產永昌堡,對于龍灣的文化與旅游建設有著重要的人文資源,因此明確定位永昌堡的歷史地位與當代文化建設的功能,有著重要的戰略性意義。

  充分認識永昌堡是明代文化典范的綜合體

  永昌堡作為明代少有的私家城堡,具有集抗倭、城堡、耕讀、科舉、宗族、民居、儒家、非物質諸文化于一體的綜合性文化。

  抗倭文化

  明代浙南沿海一帶,深受倭寇侵擾之災。明洪武年間,在永嘉場建有抗倭的寧城所,作為抗倭的重要陣地,永昌堡在抗倭戰斗中,出現了抗倭英雄的王沛和王德叔侄。他們為了抗倭,組織鄉親,在同倭寇的戰斗中,寫下了可歌可泣的壯歌。    永昌堡的建成,將當時司南的巡檢司遷到永昌堡內,進行軍民聯防,共同抗倭的軍事特色。永昌堡的建成為永嘉場的永興堡與寧城所,構成了三鼎抗倭戰略局勢,具有重要的抗倭戰略意義。

  城堡文化

   永昌堡的聚落空間,是鄉土文化組成的重要部分,也是探索古代鄉間經濟、社會、人口、文化、環境與資源的主要內容。它是關系著民眾的生活與自然高度結合的生存空間,是一個地域人文智慧的高度結晶。從歷史的宏觀上審視永昌堡聚落空間的生態文化,深化對現代地理聚落空間的認識,是具有一定的文化意義。

  耕讀文化  

  永昌堡英橋王氏的耕讀淵源,與祖先的詩禮傳家有著直接的關聯。據《英橋王氏族譜》載,王氏肇始于螂琊,晉居山陰,唐徙黃巖,宋徙永嘉,其里曰英橋。始祖為萬十一公,四傳為樵云公毓,能詩文。又三傳為通政公鉦。鉦生子參議公澈,祭酒公激,寺丞公沛。王澈“好行其德,修族譜,建祖祠,發廩賑饑。澈之子叔果叔杲號稱’永嘉二王’”。其仕途和道德學問皆堪稱一流。 

  科舉文化 

  用永昌堡的自治文化來觀照,科舉上榜的士大夫,以及士大夫退休榮歸故里,衣錦還鄉,還有那些沒有中舉的鄉賢紳士,共同成為維護鄉村基層組織的精英力量。這對鄉間“助人倫,成教化”的影響,得到了深入的貫徹與滲透。他們既能維護鄉間社會的基本秩序,又能成為解決鄉民的生活與社會保障體系。

  宗族文化  

  從《王氏家錄》《王氏世錄》中發現,宗族組織有調節與和諧社會的功能。英橋王氏先人“每郡邑大饑,輒出栗賑災存活數千”等記載。王氏以族約族規,建立鄉間社會秩序。王氏宗祠(明嘉靖 22 年(1543))建成后,即撰訂族約,使“本族內有凌噬憤爭之事,則遵約以制服之,不使煩于有司”。

  宗族文化帶動家風文化的發展與實施,有著重要的文化功能。

  民居文化   

  永昌堡古民居建筑聚落空間,十分講究人與自然協調的“天人合一”理念。永昌堡那縱橫交錯的河流,兩岸相對而依的民居,巧妙地襯托著小河、橋梁、樹木、埠頭。明代建筑的都堂底,或狀元第等舊民居,就會感受到一般清幽的自然環境與濃厚的文化氣息,撲面而來。這些“英華積于中”, “和順形乎外”的民居建筑風格,也正是體現了明代永昌堡士大夫營建宅第的文化審美情趣和生活情致。

  儒家文化

  永昌堡的儒家文化,以春秋祭祀與宗族文化、科舉文化與耕讀文化為載體,通過了宗祠與宗族的有關族規族約,集中地體現著整個儒家文化內在人文精神,使整個鄉村通過儒家文化理念的體系,對鄉間社會進行社會化自治的功能,達到了整個社會的秩序協調,和諧生存的“敦倫睦族”作用。永昌堡深厚的儒家文化底蘊,還凝聚著中國傳統人文精神的愛鄉愛國的強烈情感。

  非物質文化 

  永昌堡有著豐富的民間風俗文化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意涵。王氏祖上重視修志,作好歷史上傳承鄉間文化范式的非物質文化工作。史載溫州在明代270多年間共纂修府志5種、縣志15種,共計20種。其中,英橋王氏王叔果父子對溫州的修史編志曾作出了卓越的貢獻。嘉靖四十四年(1565),王叔果不設局,不募捐,親手編纂《永嘉縣志》10卷。萬歷廿五年(1597)溫州知府陳留劉芳譽延聘王光蘊開局修志,纂成了一部18卷本的《溫州府志》,稱“萬歷溫州府志”,瑞安孫詒讓對他評價甚高,稱“季宣(光蘊)為西華副使(叔果)子,家學淵源,世傳文譽”,并其書云:“體裁淵雅”, “誠吾鄉之寶笈也”。 

  提升永昌堡明代文化典范的思考

  從上述的定位,認識永昌堡是明代文化的典范,具有全國性的明代文化典型性宣傳意義。在中國很少具有永昌堡這樣完整體現明代文化的典范。接下來,應該思考如何提升永昌堡明代文化典范規劃性措施與行動。為此,要深入思考永昌堡的今后建設規劃、戰略、宣傳、建設的方案,并且做到如何歷史性與當代性結合,單項性與綜合性聯運,文化性旅游性融匯的一系列研討與思考的工作。

  并且,做到古代與現代相結合,如永昌堡花園底古民居可開辟為民國教育家、永昌小學創辦人王子萼先生,浙江遠距離教育(遠程教育)研究學者、中共九大、十大代表王則信先生,以及王則信先生共六兄弟的各項事業成就,著名畫家王珠潤先生等事跡陳列展覽館。

  拓展版圖,作好中國明代文化典范的綜合體

  以浙南為中心向四周擴散影響,營造龍灣明代文化的新視角、新品位。龍灣以明代文化為特征,永昌堡帶動張璁宗祠、王瓚家廟、瑤溪貞義書院、半山草堂、王瓚書院、湯和廟等文旅開發,營造“到龍灣,看明朝,觀山水,聽海濤”,全方位的龍灣文旅的規劃思考。

圖片.png

[編輯: trs接口] 
分享到:
下載

微博